bck

a
返回列表当前位置:首页 > 奢品箱包 > 综合新闻

警方破案揭开假冒名牌箱包黑色产业链惊人利益

2012-11-19 环球奢华

    近日,中国警方与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通过国际警务合作渠道,成功破获一起特大跨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彻底铲除一个向美国、中东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贩卖假冒名牌箱包的生产源头。

    目前,中国公安机关已抓获钱某等犯罪嫌疑人73名,捣毁制假售假窝点37个,缴获假冒“路易威登”“爱马仕”“蔻驰”等名牌箱包2万多个,查明累计制售各种假冒名牌箱包96万余个,缴获制假设备17台(套),以及用于收款转账的存折、银行卡91本(张),涉案总价值50亿元人民币。  

“出入关门,不要随便开门”,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某个城乡接合部的厂房大门上,黑色的大字仍旧十分显眼。

  这是一个生产假冒名牌箱包的场所,随着公安机关的打击,曾日夜紧闭着大门的厂房内部早已不见人影,只有成排的机器、散落一地的皮料、挂在墙上的加班时间表与堆积如山的成品包,依稀能让人感受到当时热火朝天的生产场景。

  近日,由公安部统一指挥,广东、安徽、福建等地公安机关联合开展代号为“蓝色计划”的打击制售假冒国际名牌箱包破案行动,将一个犯罪链条涉及多个国家的制假售假团伙,从生产、仓储、运输、出口到资金收付的所有环节成功摧毁。抓获了以钱某为首的犯罪嫌疑人73名,捣毁制假售假窝点37个,涉案总价值50亿元人民币。

  制售假冒披“合法外衣”

  今年年初,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接群众举报,称有一跨国犯罪团伙在大肆制售假冒“LV”品牌手袋。接到报案后,公安机关迅速展开调查,但案件侦办却颇费了一番周章。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随着科技手段的日益普及、不法分子作案隐蔽性的提高、犯罪环节的分散性以及作案区域的扩大,公安机关从接到举报线索、对犯罪事实进行调查取证,直到全面掌握不法分子与犯罪团伙的所有犯罪情节,在难度与时间跨度等方面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负责本案侦办工作的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三大队副中队长陈洪波告诉记者,犯罪嫌疑人钱某与国外客户进行箱包样式展示、合同细节的商议、订单的确认等都通过网络视频来进行。

  “他们一般只跟外国人谈出售假冒名牌箱包的事情,甚至在我们的办案人员假扮买家要求看样式下订单时,都推脱说没有。而且他们也基本不再做零零散散的小单,只有接到大批量的生产订单才会组织生产。”陈洪波说。

  深圳市金海锋国际货运代理公司是一个专门负责集装箱报关运输工作的正规注册公司,然而这个公司却成为钱某向国外客户运送假冒名牌箱包的全权代理,为钱某提供从联系拖车拉货、选择海运船次到报关出口的“一条龙”服务。

  该公司的负责人杨某供述,因为长期以来从事报关出口的业务,所以对海关的抽查方式、抽查时间以及抽查规律都很了解。他们能够在假冒名牌箱包的运输以及装卸上掩人耳目,一次次成功地报关出口,这个合法的公司做“外衣”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而且,杨某为钱某制售的假包报关出口时,从来不通过自己的金海锋公司实施。

  据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欧日文介绍,随着全国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经济犯罪“破案会战”和广东省“三打两建”活动的日益深入,明目张胆制售假冒伪劣产品的违法犯罪活动逐渐销声匿迹,但仍有一些不法分子或抱有侥幸心理、或为了巨额利润不惜铤而走险,以身试法。表面上开着销售档口或公司做合法生意,实际上却是接受假冒伪劣产品的订单然后进行制作销售。这种披着“合法外衣”进行犯罪活动的行为,也给案件的取证与侦破增加了难度。

  拉亲人合作只为巨额利润

  在本次联合行动所捣毁的3个样品展示间、7个生产加工厂、两个材料供应商以及4个辅助加工厂中,多为钱某及其妻子代某的亲友开办,而被抓获的73名犯罪嫌疑人中,很多都与钱某、代某有着或近或远的亲属关系。

  “是我让他们(指亲友)受了牵连,就想着大家一起赚钱,没想到会严重到坐牢的程度,否则也不可能会把他们都拉扯进来。”钱某对召集亲友进行制假售假的行为无比悔恨。

  据钱某交代,一只正品“LV”包售价在数千元以上,而他们生产出来卖与国外客户的价钱多为二三十元左右,最贵的也不过才50元。他生产销售一个假包大致能赚取售价10%左右的利润,虽然他也不太清楚亲友在生产加工环节的利润具体能拿多少,但是“肯定要比他们之前的生意拿得多”。

  “这些不法分子进行假冒伪劣产品的生产制作,就是冲着丰厚的利润去的。”欧日文告诉记者,不只是生产制作假冒名牌箱包这个环节能牟取高额利润,其他的环节比如运输、销售等也能从其中获取巨额利益。

  从大连海事大学集装箱运输专业毕业,本应有着广阔前景的杨某,也被利益所诱惑,走上了这条犯罪路。他告诉记者,接到委托后,多年的职业习惯就告知他其中可能存在违法犯罪行为,但是面对着高额的利益诱惑,他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

  “我们平时做的报关业务,一个集装箱大概能收取35美金至50美金的佣金,而给他们做全套服务下来,每个集装箱我能拿到的佣金则有150美金。”杨某坦言,高达3倍的利润差让他无法拒绝。

  在尝到制假售假的甜头后,钱某更加肆无忌惮。为了“赚更多的钱”,也为了逃避打击,他斥巨资在安徽老家购买了50亩地准备用于开办工厂,但是他发大财的美梦只做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市场需求使制假屡打不绝

  “国外客户需要什么样的样式,用什么样的材料或者有什么其他特殊需求,都会详细列出来,我们就按他们的要求进行加工制作。每次订单的数量都很大,我们生产的货物都供给他们,基本不在国内销售。”据钱某交代,他一开始并不做假冒名牌箱包,但是自从接受国外客户的订单之后,受利益驱使,他就一直忙于为他们供货。

  “我们业内基本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只要是私下联系你发往国外的皮制货物或者其他类似货物,并且愿意出高价让你报关的,基本上就是假货没跑。”杨某说,在从事多年的集装箱报关等业务后,他发现,出口至国外的假冒货物量越来越大,而假冒货物出口所带来的巨大的利润诱惑也让国内越来越多的人趋之若鹜。

  “没有市场对这些假冒产品的需求,就不会有人冒着被刑罚处罚的危险进行生产。”彻底地将一个制假售假犯罪团伙,从生产、仓储、运输、出口等环节全部打掉,是陈洪波等一线执法民警所经历的前所未有的行动。但是在他们看来,出现一起打一起的执法模式已经十分落后,必须要将制假售假的源头予以根除。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成功积累与国外开展相互交流的经验以及进一步完善了国内公安机关进行统一联合行动的机制外,本次开展联合执法活动的另一个重要收获就是,证明了中国制假售假的订单大多来自于国外市场,国际上将制假售假的罪名都推给中国是不正确的,也从侧面证明了在打击国际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上开展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 最新资讯
  • 推荐资讯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体育下载}| {bckbet}| {bcksports}|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 {bcksports}| {bck官网}|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 {bckbet}| {bcksports}|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体育}| {bckbet}|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sports}| {bck官网}| {bck}| {bck体育官网}| {bcksports}| {bck体育下载}| {bck体育app}| {bckbet}|